渠岩
北京/朝阳
1.7万
访问量
1955年出生于江苏省徐州市,1985年毕业于山西大学艺术系油画专业。

1992年起赴欧洲学习和工作, 1997年回国,定居北京生活与创作。
渠岩八十年代开始投身于中国现代美术新思潮运动,倡导独立自主的艺术精神。是中国“85新潮”开启前卫艺术“生命之流”的艺术家之一。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今天,在一些地区的中国乡村,由于底层民众信仰迷失,精神极度焦虑迷茫,灵魂空虚无助。他们非常渴望有一个新的神灵,再加上现实社会产生严重的贫富不均。对革命领袖加以崇拜,并愿意奉献宗教般的革命热情。
2016-02-03 09:27
9
0
1376
​“面朝泥土背朝天”的乡土画面在民族-国家所实施的工业化建设、现代化教育和城镇化运动中已逐步淡出生存的视线,而与现代化进程相伴而来的对现代化的反思也常常卷着对乡土社会变迁的疾苦之愁而为现代化问题增添多一重不可饶恕的罪过。于是,乡土社会的危机或困境就被一股脑子地扔到了现代化的头上,并为出于简便的认知而设立出的二元对立统中,为“乡土”假想出不同的敌人,它们分别是城市、现代化和工商业,并在城-乡关系的批判式叙述里头注入一种类似“魔鬼吞噬天使”的理论,从而遮蔽了城乡之间关系在不同情景中的复杂性和变动性。
2016-02-02 09:37
5
0
1198
2015年12月26日,《从“观看”到“行动”——渠岩个人作品展》在深圳圈子艺术中心拉开序幕。展览分为两个板块——渠岩“观看”乡村的空间系列摄影和以许村为现场的中国艺术乡建的“行动”,系统地呈现了当代艺术家渠岩多年来在乡村影像与乡村复兴计划中的实践。 在此前与本报记者朴新成的对话中,渠岩介绍了他自2007年以许村为样本践行“艺术推动村落复兴”和“艺术修复乡村”的理念及行动过程。其间,渠岩用艺术改变了许村和村民的生活,也加深了他对艺术功能的认识。
2016-02-01 09:42
5
0
1839
文/王长百

“人间”"是渠岩的《权力空间》、《信仰空间》、《生命空间》合为一题的展览。这三组图片在同一个中国乡村的语境中提出尖锐的社会问题, 《权力空间》是是渠岩切入现实的开端,《信仰空间》和《生命空间》则是他深入现实的延伸。也是他在坚持直面现实社会尖锐矛盾的过程中,从现实中的逻辑关系中自然演化的结果。通过《生命空间》中表现的乡村医疗状况的严峻和矛盾,反证出《权力空间》的权力失语和行政不力,也印证了《信仰空间》中乡村信仰的扭曲和畸形化的病因。

每一类权力都应该得到制约,指的是《权力空间》。在《权力空间》中,渠岩拍摄的是公共办公室,从豪华的办公室到乡村简陋的办公室。也是公权私有化的现场。权力问题是中国社会现实中非常尖锐和敏感的现象,它以强势霸道和隐晦暧昧特征使人忌讳莫深和和禁若寒禅,它既与人类漫长的传统中长期存在的权力话语有关,同时又深刻地体现了一种社会性的复杂矛盾所在。这个空间现场既魅力无穷又危机四伏,并滋生出理想,失望,满足,贪婪等人性中的诸多欲望。

每一种信仰都应该得到尊重,指的是《信仰空间》、在《信仰空间》是以拍摄的乡村教堂来引申出乡村的宗教活动状况,除了传统寺庙外,有政府许可的和半公开的,包括在简陋的家庭中的变种的天主教、基督教,而参与者大多数是老弱病残的乡民,其圣歌也掺杂了自己的道德伦理风俗。就是一个乡民生活的诉求场域,尽管在《信仰空间》中只看到教堂,而看不到乡民,这些教堂则似一剖开的胸膛,让我们能感到它热的血气、心的跳动。人虽然不在现场,但他们的心灵却在,这已超出美丑,让我们看到人性的本相。

每一个生命都应该得到敬畏,指的是《生命空间》。渠岩的《生命空间》作品的起因是源于中国医疗改革的彻底失败。乡村的医疗状况令人尤为担忧和震惊。由于医疗过度的市场化,使许多底层的农民陷入无助的贫困。所以,农民的医疗问题也就成为当代中国社会最为严峻的社会问题。农村缺医少药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再加上掌握社会资源的人对弱势群体生命的漠视,对弱势群体社会成员享受公平医疗资源权力的剥夺,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在这里同时展现着令人震惊的生命状态和生命韧性。在这冷酷的生存下面,是人性的力量、人性的坚韧。

在渠岩作品面前,我们可以听到作者的心音,在良知催促下,他让我们与人性对视,他用底片凝结出人间的底象。
2012-09-14 01:55
10
0
1556